• 商機網
    • 在線 人正在搜索項目

    7*12小時電話咨詢 020-28140266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行業資訊 > 創業案例 > 他21歲休學,30歲賺300萬,如今靠一碗面年賺35億!

    他21歲休學,30歲賺300萬,如今靠一碗面年賺35億!

    發布時間: 2018-04-22    來源:18餐飲商機網    瀏覽:654

    大學沒念完休學高就的人很多,但為了開酒吧不讀書的人還真不多見。

     

    他,21歲休學開酒吧,什么流行做什么,30歲賺到700萬,卻想吃更大的“蛋糕”,舉家“南征北戰”接連賠錢幾百萬,而今卻靠一碗面,一年狂賺35億。

     

    他就是西貝創始人,賈國龍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草原長大的賈國龍

    因為水土不服被迫離開學校

     

    1967年,賈國龍出生在內蒙古臨河。照理講,云卷云舒的藍天,無邊無際的草原孕育的是蒙古大漢,偏偏賈國龍卻身子骨羸弱得不行,只能坐在板凳上看小伙伴賽馬、摔跤、射箭。

     

    1980年9月,媽媽帶初一的賈國龍去呼和浩特做全面身體檢查,那是他第一次出遠門。高樓林立,車水馬龍,賈國龍印象深刻“原來外面的世界那么精彩”。

     

    從此,每天早上6點不到,賈國龍就坐在草原上大聲晨讀,一讀就是6年。1986年9月,賈國龍如愿走出草原,考上了千里之外的大連水產學院。

     

    大一寒假回家,賈國龍買上一大堆蜆子干、魷魚片等海特產孝敬舅舅。不過舅舅吃不慣海鮮,卻對賈國龍拿回來的大重九香煙愛不釋手。

     

    賈國龍動了小心思,大二上學期他干脆從大連買上一皮箱的大重九回老家,一倒手就是300多塊“一年的生活費就掙了出來”。

     

    不過一回到大連就病倒了,一宿一宿睡不著,兩個月暴瘦20多斤,人都脫相了,醫生給出的診斷是水土不服。1988年5月,賈國龍只好退學,“這才認識到身體的重要性”。

     

    回到臨河,他上午舉啞鈴,下午練騎馬,晚上負重跑5公里。別說,半年過后,肚子上出現了4塊腹肌,身板逐漸硬朗了起來。

     

    媽媽一高興,拿出5500塊壓箱底的錢“愛怎么花就怎么花”。

    踏上餐飲的道路

    西貝莜面村誕生的前生

     

    賈國龍接過錢,扭頭就跟姐姐開了一家小吃店。白天姐弟倆拍黃瓜、做肉皮凍、拌拉皮,晚上賈國龍則帶上一推車的炒米,到農畜產品基地一條街叫賣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1988年5月的一天傍晚,賈國龍到基地還不到10分鐘,一位西裝革履的老板走出來,買了兩份炒粉,一摸兜卻沒帶錢?!八湍鷩L嘗”,賈國龍小虎牙一呲。

     

    一看小伙子挺會辦事,那老板干脆就讓賈國龍天天送飯,什么手扒肉、砂鍋面、燴銀絲等,賈國龍做什么,他吃什么。一來二去就成了賈國龍的老主顧,每次有朋友談生意,還讓賈國龍帶上一瓶二鍋頭。

     

    “為什么不開個中餐館?”1989年5月,賈國龍將姓氏一拆,西貝餐館就正式登陸農畜產品基地一條街,“主打河套小吃”。

     

    由于為人厚道,加上味道正宗,沒過多久,西貝就成了農畜產品基地一條街老板們的定點食堂,7年過后,賈國龍賺到了第一個100萬。

     

    走上北漂之路

    賠了兩次一百萬

     

    1999年,村里一個半仙給賈國龍算卦,半仙送給他兩句話“遇海必返,逢京必發?!辟Z國龍一驚“當年可不是折在了海邊”,于是他二話沒說,馬上帶上老家的筱面和羊肉,直接去了北京。

     

    其實賈國龍還是很謹慎的,28歲,賈國龍來到北京西四附近的金王子酒店,想謀個差事,為的是偷師學藝,時經朋友介紹考察市場,他還花800多塊“巨款”給這家國營酒店負責人送了套茶具,但還是沒能得到那份工作。 

     

    被人家鄙視了:“她覺得我是小地方來的?!?nbsp;

     

    1997年,賈國龍像是等到好機會了,被一個朋友的電話帶到了深圳,轉給他一間很豪華但不景氣的海鮮酒樓。賈國龍激動啦:“我從沒想到能一步到位做那么好的酒樓”,沒想到,這是個坑。 

     

    他從內蒙古大飯店花重金請來幾名海鮮廚師——內蒙古請海鮮師傅,這個決策嘛......做了9個月“怎么也做不起來”,虧了100多萬元后撤出。 

     

    接下來的這個決策嘛,就與眾不同了,臨撤退之前,他給深圳一家海鮮酒樓的老板送去6萬塊錢,為的是能留下6個人拜師學藝,這些廚師后來陸續返回內蒙古后,成為賈國龍在臨河、包頭等地做海鮮的人才資本。

     

    本想著再蟄伏幾年,又一個機會來了,臨河政府要在北京設辦事處,1999年,他承包了北京金翠宮海鮮大酒樓。辦事處與餐廳緊挨著,承諾所有的吃飯接待都交給賈國龍。借力打力沒有給他帶來好運,賠錢的速度刷新了自己的記錄,4個月下來,100多萬就打了水漂。

     

    這回賈國龍坐不住了,看來海鮮命里不注定,他把海鮮一鍋端掉了,改為莜面村,專賣蒙古菜,那個時候的XX消費已經很猛烈了,宴請講究的高大上,一個字,貴!他光賣莜面、羊肉和土菜,要支撐2000多平米的高端酒樓,有點孤注一擲的感覺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水土不好?用的可是內蒙的水。設備不行?專門從德國進口的。幾經周折,最后賈國龍才發現是氣壓的問題“北京海拔低、氣壓高,蒸的時間要短一些”。

     

    面好了,可顧客就是不登門。怎么辦呢?

     

    賈國龍找到一位親戚,親戚說可以幫忙聯系歌唱家德德瑪“至于人家捧不捧場,就看你自己了”。

     

    賈國龍反應那個快,不到20天就組建了一支蒙古歌舞表演團隊“設備、音箱、燈光,簡直趕上專業的歌劇院”。德德瑪進店一看,馬上豎起大拇指“內蒙古人的驕傲”。

     

    聽說有明星助演,人流立馬呼呼往店里涌,不到3個月,西貝莜面村的日均流水就從2萬元增長到4.5萬元。

     

    此后,賈國龍一鼓作氣,在北京晚報、北京報、北京電視臺砸進500多萬的廣告。

     

    這位老兄還大膽漲價。在內蒙古白送的酸黃瓜,敢在北京賣6元,在內蒙古賣2塊的一籠莜面,在北京要賣上18元。

     

    到2004底,西貝莜面村的營業額已經突破1個億。

     

    2005年,賈國龍又開發出五谷雜糧等3大系列,并相繼開了回龍觀店、頤和園店等5家西貝直營店。

     

    花費400萬經貴人指點

    西貝莜面村一馬平川

     

    等到事業穩定,賈國龍干脆當起了甩手掌柜,把生意交給姐姐,自己則跟五、六個朋友開上越野吉普,直奔庫不齊、烏蘭布等大沙漠。

     

    2006年夏天,賈國龍去鄂爾多斯吃阿爾巴斯山羊肉。在路上,他遇到一個人求搭順風車,一問那人竟然是翰威特的培訓總監。

     

    翰威特是誰?那可是全球響當當的咨詢公司。賈國龍當然識貨,立馬送過去400萬的支票,“請高人給定定位”。

     

    那哥們也不含糊,到西貝總部兜了一圈,馬上開出一劑藥方“定位西北民間菜,最好90%的原料來自西北鄉野與草原”。

     

    于是,從2010年6月開始,賈國龍就把西貝裝修成窯洞包間,每個包間配有廚房和服務員,“讓西北鄉土氣息充滿每個窯洞”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同時,在河套草原,有3000多戶牧民給西貝養羊,1萬多農戶提供莜面,另外還有1萬多農戶提供雜糧。

     

    此外,賈國龍規定西貝烹飪過程中不允許使用任何味精雞精,“調味用的醬油不允許含提鮮劑,全部使用自然發酵的醬油品種”。

     

    高人的藥方就是管用。到了2011年,西貝筱面村的17家門店,每家店門口都排上了500多米的長隊,光等號就需要個把小時,全年營業達到8個億,凈利潤超過1.2億。

    上一篇:沒有了
    下一篇:沒有了

    大家都在看

    北京快乐8开奖源